返回第六章? 行动起来  前浪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不想错过《前浪》更新?安装可乐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klxs.la

  呆呆地站在一面墙的小提琴前,彭向明目光放空,呼吸略急促,面有潮红。

  脑子里各种各样的念头纷至沓来,又被迅速梳理。

  做音乐人,我能行吗?

  不试试怎么知道不行呢?至少我会弹钢琴,不是吗?

  而且音乐最重要的是什么?是会写作品!

  那我有作品吗?

  有啊!

  像《滚滚长江东逝水》和《历史的天空》这种经典神曲,听过少说也得有一百遍吧?而且感觉穿越过来之后,前一世脑海里储存的那些作品,无论电影电视剧还是音乐什么的,都好像被加固和修复了似的。

  一个简单的比方就是,它们都瞬间从原本纯凭人脑记忆的320P普清,被修复成了超4K的高清画面。

  每一帧画面,每一个音符,都无比的清晰。

  纤毫毕现。

  而且都被深深地烙印到了自己的脑海深处。

  自己需要做的,就是找个不会被人听到的地方,用一架钢琴来定音,把这几首歌的谱子给精准地还原出来,不就有作品了?

  当然,音乐知识还是匮乏了些,尤其是乐器,了解太少,原版编曲里的每一道声音都能清楚记得,但是却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乐器发出来的。

  不过没关系,可以打着热爱乐器,想学几样乐器的幌子,去学学乐器啊,到时候逐一辨认音色,虽说肯定得费点功夫,但要还原出来也不算难。

  比复制一部电影可要容易得太多太多了。

  毕竟,一首歌,三四分钟而已,APE无损也就30M,但一部九十分钟的电影,可是要几个G的!

  信息量天差地别,工作量就天差地别!

  音乐才是自己最好的起步方式!

  当然,很重要的一步,就是自己得想办法把这几首歌拿到人家《三国》剧组有真正话事权的人面前去,否则的话,你歌再好、再合适也没用。

  最好能拿下这部戏的配乐!

  所以,先出谱子,编曲倒不急,然后……对,注册版权,这个得注意,不然辛苦一场,却不是没可能被人给吞掉,再然后,嗯,制片人和导演,可未必会看谱子,所以得找间录音室先录个小样,然后再想办法把东西送到人家面前!

  录音室收费,好像蛮贵的……好吧,借!

  反正只要这事儿能成了,还钱应该不成问题。

  而且赵建元那里,自己也肯定能借的出来。

  不过,录个小样,我自己就能行吧?自己唱省钱。

  而且,谁能比我更懂原唱?

  那就这么干!

  彭向明沉默着,狠狠握了下拳头。

  一转身,侧后方是一个女孩,笑容温暖,“先生您在这边发呆很久了,是很喜欢小提琴吗?要不要为您介绍一下?”

  彭向明笑笑,笑容阳光,说:“可以过几天再给我介绍吗?我现在没钱。”

  女孩微愣,旋即笑笑,“当然可以呀!随时欢迎您再来。”

  彭向明笑着冲她点了点头,转身走出了乐器行。

  …………

  打个车回到电影学院的时候,已经八点多了。

  下了车,彭向明一边往学校里走,一边打通了赵建元的电话,他们居然还没散场,能听见郭大亮正在吹牛逼,舌头都喝大了。

  于是调头又出来,很快就在老据点找到了他们。

  小包间里,308全体都在,齐元带着她的闺蜜舒雨欣也在。

  羊肉串都已经凉了,赵建元正招呼老板帮着再回烤一下,又点了些新的,还点了一杯扎啤。

  彭向明扯把椅子坐下,“这个天喝扎啤,你们真行!”

  郭大亮喝得红光满面,大着舌头说:“你知道个屁!吃羊肉串不喝扎啤喝什么?屋檐上挂着冰溜子也得喝扎啤!”

  齐元嘿嘿地笑,舒雨欣就抿嘴笑。

  老郭就这样,一杯啤酒下肚,就能立刻起飞,见谁怼谁。

  彭向明懒得搭理他。

  目光在桌子上扫了一圈,尤其是瞥见那么多空签子,他问齐元,“你这……超了吧?一百块钱能买这些?”

  齐元笑嘻嘻,“我们家赵总说了,多的他补!”

  赵建元说:“我没说!没钱!”

  陈宣举手,“我作证,赵总说了!他说他还有点私房钱,在老郭暖水瓶里藏着呢,待会儿就去抠出来!”

  郭大亮:“草!又是老子的暖水瓶!”

  扎啤很快上来,羊肉串也上来一把热腾腾滴着油的。

  彭向明拍拍自己的肚子,还是伸手拿起两串来。

  羊肉串烫嘴,扎啤冰牙。

  大家一起吃着喝着,彭向明还是老样子,很少说话,就听他们聊。

  但他不说话,不代表别人就会放过他。

  齐元就问他:“老彭,听说你跟个富婆约会去了?”

  彭向明一边嚼羊肉,一边点头,“嗯!”

  “呦!他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!……真约会了?”

  彭向明点头,“啊,约了!”

  “卧槽!”

  陈宣特别感兴趣,但他明显自动过滤了别的,只是问:“怎么回事儿?就那什么……安导?看样子你们聊得挺好?赞助费拿到手了?”

  “赞助费?没!我们没聊那个!我们就是,吃点法餐,喝点红酒什么的,聊了聊人生大事!”

  “切!”

  大家都比划中指,就连看热闹的舒雨欣也跟起哄。

  只有赵建元笑着看热闹,不说话。

  郭大亮一副特鄙视的样子,“我都不用猜就知道,人家肯定是看上他这张脸了,老彭,你就说我说的对不对?”

  彭向明笑,“对你个头!”

  齐元的关注点与众不同,“嗳,那女的,长得俊吗?”

  “俊!”

  “真的?”

  “真的。比你还俊!”

  齐元亮起中指,“我呸你一脸!你再说一遍试试!”

  陈宣出来打哈哈,“我说,别打岔呀你们,到底怎么样了?”

  “什么怎么样了?”

  “就是你那短片的赞助啊!别的还能什么?难不成你还真跟人家约会去了?”

  彭向明喝口酒,放下杯子,“黄了!”

  陈宣愣了一下,叹了口气。

  郭大亮也一下子没了高调门,摇摇头,低声骂了一句,“草!”

  陈宣忍不住问:“到底是因为什么呀?我到现在都没搞懂,你那想法多好啊!计划书也好,本子也好,都特别棒!这家公司也真是邪性……不过,毙了就毙了呗,她今儿约你见面图什么呀?再毙一回?拿你这儿过瘾来了?”

  彭向明说:“没!我毙的她!”

  大家都愣了一下。

  齐元问:“你还毙人家?为什么呀?”

  彭向明一脸正经,“她留个长头发,还不愿意扎马尾,你说……多可气!”

  小包间里安静了片刻,随后就喝骂声四起。

  …………

  玩笑归玩笑,没人当真。

  等玩笑的气氛渐渐消退,大家又开始热火朝天聊起了别的,彭向明瞅着一个工夫,开口问:“你们有没有人认识在音乐学院上学的同学?”

  大家都看他,齐元问:“干嘛?有事儿?”

  “没什么大事儿,就是最近……弹琴的瘾有点上来了,我不寻思音乐学院那边肯定钢琴多嘛,想着看能不能借人家音乐教室用一会儿什么的,找找感觉。”

  这个倒不是吹,入学之后,老师是给放过大家当初参加艺术考试时的现场录像的,在场的几个人,都知道彭向明的钢琴的确是弹得相当不错。

  但这个时候齐元第一个反应过来,“弹琴?你是想弹琴,还是想过去泡妞啊?嗳,嗳,你还真别说,我忽然想起来,我就在华夏音乐学院那边有个同学嘛,上次过去找她玩,在她们学校,我还真看见一个特漂亮的女孩!啧啧,大高个儿,得有一七五往上,那大长腿,那胸脯儿,身材特棒!比模特都模特!可惜我同学好像也不认识她,你要想追,我可帮不上忙,你得自己蹲着去!”

  彭向明刚想接话,郭大亮说:“元儿的话,你得打个五折再听!尤其是当她说别的女孩子漂亮,你得仔细啦,十有八九是她蒙你呢!那是个坑啊!”

  齐元哈哈大笑。

  这时候赵建元倒是一脸认真地看着彭向明,声音不大,问:“你怎么忽然又想起弹钢琴来了?”

  彭向明说:“不是听你们说三国嘛,我忽然来了点想法,你们都知道,我喜欢三国,就想弹弹琴找找感觉,看能不能写首曲子什么的,自娱自乐啊!大家别笑话!我纯粹就是瞎折腾,找个事儿干!”

  没等旁人接话,赵建元“哦”了一声,问:“有什么具体要求吗?”

  “没什么要求!这能有什么要求!要说要求,就是希望放钢琴的地方,能安静点儿,周围别老是有人什么的。我不是怕人家打扰我,我怕打扰人家!”

  赵建元点点头,“那成,那没问题!我房子里就有一架,回头钥匙给你!”

  彭向明扭头,“这不废话嘛!我家也有啊!我也不能大老远的……”话说到一半,他停下了,看着赵建元,“你的房子?哪个房子?”

  大家都看着大少爷。

  赵建元面无表情,“我没跟你说过吗?说过的呀!我妈非得要给我在燕京买套房子,后来就买了。年前就装修好了,不过我就去过一次。我记得里头有架斯坦威,当初应该是调好的,不知道还需不需要再调一下。”

  大家都一脸无语。

  彭向明问:“在哪儿?离得远吗?”

  “不远!就东边大概两三公里?三环里头一个小区。”

  三环里的房子……彭向明倒忽然真的有了点印象,好像此前听赵建元提过一嘴,印象中是个三百来平的大平层?

  这个时候,郭大亮叹了口气,端起杯子,“来,大家都端起来,为咱们赵总再一次无情地戳穿了他跟咱们的阶级差距,干一杯!”

  …………

  第二天上午上完了一节大课,赵建元就开车带着彭向明,赶去了他那个房子。

  他有点记不太清楼号和楼层之类的了,一路打了两三个电话问他妈。

  后来终于找到了,还是指纹锁的,打开门一看,果然是个大平层。

  很大。

  那叫一个敞亮。

  房间里收拾得窗明几净,就是老不开门,多少有点气闷的味道。

  赵建元跑去开窗子换气的工夫,彭向明一眼就瞄上客厅里那架斯坦威的钢琴了,过去拉出琴凳坐下,随手试了一小段,手感有点生了,还弹错了几个音,但是感觉这架钢琴的音准完全没问题,不用调。

  斯坦威嘛,贵的东西是真好。

  贵的东西除了贵,基本没缺点。

  那个声音出来,如水银泻地,如环佩铿锵。

  “妥了!”他握拳。

  感觉脑海里,前奏都已经响起来了。

  就差一张五线谱,刷刷刷一记,就出来了。

  赵建元打开了窗子之后回来,随手在钢琴上也敲了几个音符,问:“用着感觉怎么样?”

  “特别棒!好琴!”

  “那就成!”他起身走开,边走边说,“我妈说燕京好,咱国家的心窝子,让我留在这儿,不用想着回去,所以就非要给我买套房子。其实我也不怎么会弹钢琴,但是我妈那人,你也见过,她就觉得房子呢,得买大的,装修呢,就是屋里得空,然后显眼的地方再给你杵上一架钢琴。她觉得这叫格调。”

  彭向明也站起身来,“那可不,阿姨的确有格调啊!”

  赵建元摆手,“这话你留着下回见了她再说。”

  “嘿嘿。我记得阿姨可喜欢我了!”

  “那可不是嘛,我妈就见过你一回吧?老夸你,说你长得好看。”

  “呵呵。阿姨是个实在人,净说实话。”

  玻璃门往左右推开,南边是一个超大的半露天阳台。

  比很多人家百十平房子的客厅都大得多。

  露台上有两把躺椅,一个小圆桌,赵建元伸出手指在椅子上抹了一把,捻捻,有点灰,倒是不大,于是坐下,歪倒。

  彭向明也过去,却是趴在一米多高的护栏墙体上往外看。

  视野真好。

  “啧,有钱真好,大房子真好!”他感慨,且兴奋。

  但很快,他又忽然沉默下来。

  情绪忽然就低落到极致。

  背对着赵建元,他脸上甚至不受控制一般地流露出一丝伤感和内疚。

  眼眶微红。

  上辈子,为了给自己治病,爸妈把家里的两套房子都给卖了。

  他俩都不是啥有大本事赚钱的人,那两套房子,已经是拼搏一生最大的成就了——自己用了九年,趴在他俩身上,几乎吸干了他们的血。

  劝过他们好多次的:别管我了,看也没用,无非早死两年晚死两年的区别罢了!有这个精力、有这些钱,趁着你们还不算太老,再生一个吧!

  但是,直到自己失去一切对外界的感知和接受能力之前,似乎都没有等到一个弟弟或妹妹。

  也不知道自己死了之后,他们还能不能重新找回生活的信心。

  应该能吧。

  他俩都是够坚强的人。

  虽然普通,没啥大本事,但是坚强。

  所以……抄吧!

  别有啥心理负担!也别有啥道德压力!

  这是所有自己能选择的人生道路中,最容易成功的一条了!

  反正是另外一个时空了,压根儿也不可能损害到任何人的利益。

  总之就是:我要赚钱!

  没有钱的人生,一场病就能让你知道什么是脆弱,什么叫艰难。

  …………

  冷不丁,赵建元在身后问:“你昨儿是跟人家闹崩了吧?”

  “啊,闹崩了。”

  彭向明吸溜了一下鼻子,迅速把飘飞的思绪给拢回来。

  赵建元闻言,似乎是笑了一声,然后问:“为啥?”

  “不为啥,她想办我!”

  “很丑?”

  “不啊,不丑!其实我也想办她!”

  “那不就得了,办呗!干嘛闹崩?”

  “那不行!只能我办她,不能她办我!”

  “嗯……也是。”

  又过片刻,赵建元又问:“你忽然要找钢琴,是想干嘛?”

  彭向明终于回头,看着他,“写歌呀,我昨天不就说了?”

  “你学过作曲?”

  “没有啊!瞎写。”

  “哦。那行吧,随便你!待会儿把你指纹录一下,钥匙也给你,以防万一。我记得我妈说这里有被子的,就怕已经潮了,你要是想……”

  “不用!我不睡这儿,回宿舍住。”

  “不是,我是说……你要是用的话,回头我去给你买几套床单被罩啥的都行。”

  彭向明扭头看他,疑惑不解。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

若无法完整阅读,请下载APP或关闭畅读模式。安卓点击网址:m.klxs.la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