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第五章? 虎狼之性  前浪首页

关灯 护眼     字体: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    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

不想错过《前浪》更新?安装可乐小说网专用APP,作者更新立即推送!
立即下载
终身免费

如遇章节错乱、内容错误、更新迟缓、加载错误,请下载APP阅读。点击网址:m.klxs.la

  灯光明亮,环境幽密。

  气氛相当的融洽。

  面前这个女人,一举一动、一颦一笑,无不透露着那种说不出的成熟、从容、优雅、知性的气息,使人感觉亲近、放松、舒展,并愿意相信。

  甚至……微微的沉迷。

  年轻的女孩子,哪怕是像齐元啊、柳米啊,甚至包括戴小菲,漂亮是足够漂亮了,却根本就不可能有她身上这种说不出的韵味。

  像是果子熟透了。

  又像是树叶尖尖上悬着的那一滴水。

  已经饱满到了极致,已经圆融到了极致,已经剔透到了极致。

  马上就要滴落下来。

  让人想要伸手点它一下,手指还要捻一捻。

  彭向明表现的,恰如他这个年龄段的男孩子所应该有的样子。

  微微的拘束,微微的张扬,微微的生涩。

  又多少有那么一点点的客气、一点点的疏远,和一点点的讨好。

  于是气氛越发融洽。

  彭向明还是第一次吃法餐,不怎么懂,点餐的时候,差点儿就要闹个小笑话,不过被她言笑之间轻易地给化解了。

  等餐的工夫,服务生过来,戴着白手套,捧着一瓶红酒,展示并询问之后,技术娴熟地开了瓶,拿酒洗过之后,倒入醒酒器,醒上了。

  这瓶酒,2400块。

  虽说也不是完全没见过钱的人,可这顿饭到现在,菜还没上,却已经是让彭向明心里一下一下地敲起了小鼓。

  还好,简单地闲聊般问了问彭向明的情况,安敏之很快就提到了《欠债还钱》。

  不吝赞赏。

  她话里话外,满满的都是对这个剧本、这个故事,以及对彭向明的赞赏之意。

  接着又询问彭向明,其中的某个某个镜头,打算怎么处理?

  这就是很专业的很深入的话题了。

  这充分显示,她是很认真地看过那个剧本的。

  要是搁在上辈子那个彭向明,这种问题肯定无从答起,但现在,他毕竟是在导演系学了小三年,而且原主写剧本时的构思,也都在记忆里存储着。

  所以,他对答如流。

  安敏之越发满意,偶尔也提出一些小建议,让彭向明颇受启发。

  而彭向明的恍然大悟的道谢,又让她对彭向明越发欣赏。

  那眼角眉梢处,似乎有赞赏之意流淌出来。

  餐点很快便陆续上来,两人话头稍减,都开始动起了刀叉,端起了酒杯。

  这么贵的酒,也没喝出哪里好喝来。

  倒是菜做的不错,不比学校门口那几家串儿店难吃。

  餐点陆续上来,彭向明这里,很快就吃了个半饱,安敏之那里,每一样都只是浅尝辄止,却还是很快就放下了刀叉、撤下了餐巾,只端着酒杯,一边慢慢地摇晃着品酒,一边不住地看着彭向明。

  眼睛里似乎有光。

  忽然,她问:“把你的赞助申请给毙了,恨我吧?这几天估计没少骂我?”

  彭向明憨笑,“哪儿能啊!真没有!”

  “说说,都怎么骂我的?”

  “您这爱好……挺奇怪的,还喜欢当面听人骂你?”

  她失笑,笑得身体摇晃,差点儿洒了酒。

  片刻后,满脸笑意,她说:“好吧,没这爱好,那就不问了。那……都大三了,还有一年就毕业了,对接下来的前途啊、工作啊,有什么想法了吗?”

  咽下嘴里的东西,彭向明拿餐巾擦了擦嘴,端起杯子喝了口酒,然后才慎重地回答,说:“也没什么太明确的想法,这不就是,想拉点投资嘛,先把这个短片拍出来,希望能拍好点儿呗。然后再说以后的。”

  安敏之点头,放下酒杯,身体微微前倾,双手磕到桌子上,支着下巴,目光炯炯地看着彭向明,忽然说:“要不你以后跟着我吧?”

  “哈?”

  彭向明的目光微微一凝:我?不谈剧本?谈我?

  安敏之笑笑,目光不变,直直地盯着彭向明的脸,眼角眉梢处,仍是那浅浅的笑意,与浓浓的赞赏,“你应该能感觉的出来,我特别欣赏你。你也的确是特别有才华。所以我觉得,如果能有个人,先带着你练练手,然后给你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,不用多,加一起,五年,足够了,你一定会一飞冲天!”

  顿了顿,她说:“我想做那个人!”

  彭向明张了张嘴,想说话,却忽然感觉台面底下,自己的小腿迎面骨那里,有什么东西贴了上来——温柔的抚摸。

  然后是侧面,腿肚子。

  隔着裤子似乎都能感觉到她那丝袜的柔滑。

  彭向明不由得咽了口唾沫。

  安敏之目光灼灼地看着她。

  春光满眼,春意横流。

  两人对视片刻,彭向明低下头。

  片刻后,那只脚缩了回去。

  彭向明觉得有些口干舌燥,端起杯子喝了一口酒,缓缓地咽下去,然后低了头,并随后就笑了笑,微微摇头。

  “所以……你打电话约我出来,跟我说有些别的考虑,就是这个?”

  安敏之笑笑,仍看着他,“不行吗?不好吗?”

  彭向明摸了摸鼻子,笑着,问她:“所以,我那个短片的赞助,其实随时可以再有,只是你一句话的事儿,对吧?”

  安敏之笑了,不答反问:“我漂亮吗?”

  彭向明抬头,眼神微微有些冰冷,脸上也没有任何的表情,点头,“漂亮!”

  “我快四十岁了。”

  “那也漂亮!”顿了顿,彭向明又说:“不是年轻女孩子的那种明艳,而是特别有韵味。成熟女人的韵味。”

  安敏之笑起来,这一笑,顿时显得她越发有韵味。

  “那……就让这一切都顺理成章的发生,好吗?没有什么需要刻意的。你觉得我漂亮,我觉得你好看,就足够了,对吗?”

  彭向明咧嘴,笑了笑,露出雪白而整齐的牙齿。

  明亮的灯光下,闪着说不出的光彩。

  “你觉得我好看?”

  “嗯。好看。”安敏之点头,身体再次前倾,目光中甚至有了些说不出的迷恋。她伸手过来,隔着宽宽的餐桌,似乎是想要抚摸彭向明的脸。

  她的语气无比真诚,“你脸上、身上,有一种特殊的男人味儿,你自己知道吗?不是单纯的好看,是让女人沉迷的那一种。”

  桌子有些宽,她够不着。

  彭向明一动不动,只是冷冷地看着那只伸到极致的手。

  “所以,顺理成章的发生?”

  “嗯,顺理成章的发生。”

  她的手终于无奈地收了回去——她就算再怎么身形颀长,也只有一米六五左右的个头儿,胳膊又能伸到哪里去。

  所以……其实就是交易。

  拿钱砸我。

  所谓五年,就算是……包养呗?

  彭向明笑笑,笑容灿烂,眼里有光,“知道吗?刚才在我们学校门口,我刚一上车,看见你,我就忍不住想,安导你长得真好看。”

  安敏之失笑,想了想,又端起了酒杯。

  “太有味道了!”

  “虽然我看见了你的鱼尾纹,但是你身上那股子成熟女人的味儿,可真是……嘶!那句话怎么说来着?对!那句话叫,气质正在顶峰!”

  “好看!也耐看!”

  安敏之继续笑,摇晃酒杯,缓缓抿一口。

  “等到进了这里,咱俩聊天,我面对面的看着你,不瞒您说,我已经忍不住在想:操!要是能干她两炮该多爽啊!”

  安敏之面色微变,讶异地看了彭向明一眼。

  但很快,她笑了笑,眼神玩味,似有勾引,“那不正好?一拍即合?”

  彭向明再次笑起来,端起杯子喝了一大口,放下杯子,看她片刻,忽然伸出手去——他的身子够长,手臂也够长,一把就精准地捉住了她的下巴。

  骨如笔削,触手处滑腻温润。

  “一点都不正好。”

  他缓缓地说。

  安敏之的笑容渐渐消失,低头瞥了一眼那捉住自己下巴的手。

  再次抬头看向彭向明的时候,她眼神有些冰冷。

  彭向明松开她,缓缓地收回胳膊。

  她忽然开口说:“知道吗?当我成功地在这个圈子里站稳脚跟之后,我就告诉过自己,从今以后,我安敏之决不会允许这世界上再有任何一个男人,捉着我的下巴,像把玩一个姬女一样的看着我!”

  彭向明闻言抿嘴,捻了捻手指,滑腻的触感犹然在手。

  他面无表情地把手指送到鼻端轻轻一嗅,半闭上眼睛,满脸享受。

  睁开眼睛,他笑着,毫无歉意,说:“那对不住,草率了!”

  安敏之脸上的笑容已经完全消失,目光冰冷地看着彭向明。

  “你什么意思?”

  “我?”

  彭向明笑笑,“我的意思就是……你弄反了!”

  他笑着,“你要是能耐心点儿,等我主动撩你,多好啊!”

  摇头叹息,“可惜了!可惜了!”

  安敏之嘴角微动,冷笑。

  “上次见你,我还真是没瞧出来,你还挺刚强!”

  “是吧?你不知道,换人啦!我已经不是上次你见的那个彭向明了!”

  “不想被包养,是吧?有骨气,是吧?”

  彭向明摇头,摆手,而且是连连摆手,“你弄错了!这不叫有骨气!”

  安敏之目露疑惑。

  彭向明说:“都是虎狼之性不假,但你充其量是只狼!我呢?虽然还年轻点儿,但好歹也是只老虎呀!只有我想草你就草你的份儿,哪有你包我的可能啊?一只狼,跟一只老虎说,我要包你!你想想……冒犯呀!羞辱啊这是!”

  他摊手,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,且怒其不争、怨其不智,“对不对?你自己想想,是不是这么个理儿?”

  安敏之目瞪口呆,旋即失笑。

  又气又笑,又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  更重要的是,感觉自己被深深地冒犯了。

  “好!好!真好!我还是第一回遇见你那么牛逼的……你真厉害!”

  顿了顿,她冷笑着,算不上咬牙切齿,但姿态相当冷峻,“那我就等着看,看你这只小老虎,什么时候能变成一只真老虎!”

  说话间,她站起身来,目露不屑,“别怪我没提醒你:你得罪我了!”

  彭向明抿嘴,抬头,“所以呢?”

  “所以在所有我力所能及的地方,我保证,你绝对拿不到任何机会!”

  彭向明轻描淡写的一摆手,“哦!那没事儿!你才几斤几两!对吧?”

  安敏之气得再次失笑。

  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到该如何反击。

  刚才发生的这一切,实在是让她毫无心理准备。

  她想过彭向明会同意,想过他会委婉地拒绝,也想过他会愤怒地拒绝,还想过拒绝之后的他,有可能会在不久之后,再次联系自己。

  这个圈子嘛……成名的利益有多大,人的野心就有多大,人的野心有多大,屈服的可能就有多大。

  要不是贪图这星光灿烂,要不是贪图这灯红酒绿,你学什么电影啊!

  更何况,自己除了年龄稍大一点之外,所能给他的,无论姿色,还是提携,包括摆在面前的这二十万的拍摄赞助,以及刚才已经说了的,要带他出道,给他机会的承诺,都绝对是对得起他了!

  只要他稍微正常点,哪怕最终拒绝,也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的决裂!

  因为心动是肯定的。

  但她却无论如何都不曾想到,对方居然会狂妄到这个地步!

  一个连大学校门都还没走出来的年轻人!

  这绝对是她进入这个圈子以来,遇见的第一次!

  她点点头,一副既张口结舌说不出话,又仍有些难以置信的样子。

  又深深地看了彭向明一眼,她起身离开餐桌的范围。

  但彭向明当即叫住她,“哎,哎,美女,你还没付钱呢!”

  安敏之扭头看他。

  他笑得阳光灿烂。

  安敏之点点头,眼神冰冷,定定地看了彭向明好一阵子,忽然一笑,神态中的冷厉缓缓收起,说:“AA怎么样?小老虎?”

  彭向明微微仰头,心里一阵肉疼,脸上却笑容灿烂,“好啊!应该的!”

  安敏之也笑,招手,“服务生!”

  服务生很快过来,她拉开包,掏出一张信用卡,“我们AA制,从我卡里刷一半,剩下一半,这位小老虎先生掏!”

  服务生略有些讶异地瞥了两人一眼,但很快恭顺地答应一声,走开了。

  安敏之抱着肩膀站在原地,冷冷地看着彭向明,目带嘲笑与恨意。

  服务生一走开,彭向明就重新又捡起了刀叉,咔咔开吃,浑然不觉有人正站在身边恨恨地盯着自己一般。

  片刻后,服务生回来,递还卡片,并一张小票,躬身说:“您二位的消费一共是5437元,刷您的卡刷了一半,2718.5元。谢谢惠顾!欢迎您下次光临!”

  安敏之接过卡片收起,又回头,深深地看了彭向明一眼,转身离开。

  服务生站在旁边,要去送也不是,要留下也不是。

  彭向明嘴里咀嚼不停,摆摆手,“先去送送人家女士啊!才两三千块钱,怕我不给你结账?”

  服务生闻言微微躬身,转身快步离开。

  他刚一离开,彭向明赶紧掏出手机,点开微信,找到赵建元,手指飞快地输入一条信息发过去:给我转三千块钱,快!

  他自己的微信零钱里还剩下两百多,卡里如果没记错,只剩不到一千。

  半分钟,三千块钱转过来了。

  他点了收款,松了口气。

  咔咔咔一通吃,倒酒,喝酒,省得浪费了。

  真特么贵!

  …………

  彭向明结了账,坐电梯出来的时候,外面已是华灯璀璨,大路上车水马龙。

  站在这栋商业中心的出口处,他长长地吐出一口气来。

  草!

  没想到还真是这样!

  人是不难看,刚才夸她的话,没有一句是假话的奉承,都是发自真心的,她所说的机会啊之类的,哪怕自己手里攥着满满的一把王炸,也架不住万事开头难,所以,也真的是想要。

  但是过不去心里这道坎。

  真的过不去。

  怎么就那么不尊重人呢?

  上来就特么拿钱砸!

  老子好歹也是个穿越者,不止皮囊好看,灵魂也很有趣的好不好?

  你就不能先一层一层一层的剥开我的心?

  夜风微凉。

  他裹了裹身上的大衣,走出商业中心,一边胡思乱想着,一边沿着街道,慢慢地散步——其实也不知道方向走对了没,纯粹就是刚才吃得有点撑。

  不知道走出去多远,忽然听到路边有钢琴声传来。

  他停步,驻足,扭头看过去。

  街边是一家乐器行,灯火通明。

  透过硕大的玻璃橱窗能够看到,此时正有人坐在一架钢琴前面弹奏。

  琴声如水银泻地一般,流畅而舒缓。

  他叹了口气,忽然想起,三年前考电影学院的时候,有一段才艺展示,自己的那位原主,好像就是弹了一段钢琴,拿的分不低。

  这不稀奇,因为考进大学之前,原主学了十三年的钢琴。

  想了想,他推开门进去——钢琴声瞬间大了好几倍。

  演奏者琴技尚算娴熟,但感觉上就略显生硬了那么一丢丢。

  琴不错。

  驻足聆听片刻,他扭头,在这乐器行里打量了一圈,没等导购的女孩走过来,他的目光已经停留在整整一面墙的小提琴上。

  【章节未完,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,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】

【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】

若无法完整阅读,请下载APP或关闭畅读模式。安卓点击网址:m.klxs.la
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
下载